招遠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查看: 2904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本地雜談] 招遠故事|漫說歷史湮滅了的羅峰古鎮

[復制鏈接]

149

主題

569

帖子

1121

積分

學前班

Rank: 2

積分
1121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6-10-16 22:44:42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冊

x
做為招遠人,大家都對羅山鐘愛有加,多少人登臨攬勝!

但是以羅山而命名的古鎮羅峰,卻很少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。今天,文史公就帶你領略一下被歷史湮滅了千年的羅峰古鎮的雄風。

羅峰鎮是唐宋時期掖縣的一個建置鎮,是招遠地域行政區劃的一個重要階段,銜接曲成古縣和今招遠縣。這一時期,招遠地域雖然“附在鄰邑數十世”,但濱海雄鎮,承曲成古縣之雄風,在歷史上留下許多可圈可點的文化。招遠人心中,羅峰鎮是招遠歷史上一個承前啟后的建置期,是招遠人揮之不去的一個情結,招遠的文人和達官貴人,常以羅峰為招遠行政區劃的代稱,或以之為號,相沿至今。羅峰鎮為當時中國的主要黃金產地,目前開發的旅游景區淘金小鎮就是源于大宋時期的羅峰鎮。唐軍東征過羅峰的系列傳說、以狀元王俊民為代表科舉文化,極大地豐富了這一時期的歷史文化。

(招遠淘金小鎮)

一、羅峰鎮設立的歷史背景

羅峰鎮前身的漢曲成古縣,原為漢朝封國,北魏皇興四年(公元470年)被分為西曲成縣和東曲成縣二縣,北齊天保七年(556年)均被省并入掖縣。隋末唐初,連年征戰,為了招撫人才,朝廷不斷析置州縣,隨后又不得不進行省并。舊唐書記載:“自隋季喪亂,群盜初附,權置州郡,倍于開皇、大業之間,貞觀元年,悉令并省。”《資治通鑒》記載:“初,隋末喪亂,豪杰并起,擁眾據地,自相雄長,唐興,相率來歸,上皇(唐高祖)為之割置州縣以寵祿之,由是州縣之數倍于開皇大業之間。上(李世民)以民少吏多,思革其弊,(李世民貞觀元年)二月,命大加并省”。這些記載說明,隋末唐初,從天下喪亂到天下初定,“權置州郡”現象頗為嚴重,因此唐太宗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區劃調整。

但是,事實上,唐高祖武德年間,雖然經常有“權置州郡”現象,但只要形勢稍加穩定,高祖即省并州縣,以減輕民眾負擔,發展生產。就是在這種形勢下,曲成縣一度復置,兩年后又再次省并,設為掖縣羅峰鎮。重置和再撤曲城縣時間,史上說法不一。《舊唐書·地理志》記載:“武德四年,討平綦順,置萊州,掖、膠水、即墨、盧鄉、昌陽、曲城、當利、曲臺、膠東九縣。六年,廢曲城、當利、曲臺、膠東四縣。貞觀元年,廢盧鄉,割登州之文登、廢牟州之黃來屬。”復置時間,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和《萊州府志》記為隋末,撤并時間《新唐書·地理志》記為唐貞觀元年。按“時近則易核,地近則跡真”的史家法則,舊唐書的記載更可采信,即曲城復置于武德四年,再撤于武德六年,這一點《續山東考古錄》也予以認定。

行政區劃在戰爭年代變動大,分劃多,這屢見不鮮,皆是為了服從戰爭需要。共產黨將招遠劃為南招、北招,戰爭結束后又并為招遠,就是這個道理。唐初爭戰時,高祖為安置降將,經常采取“割置州縣以寵祿之”的方法。如武德三年一月,據夏縣的呂崇茂降,唐高祖升夏縣為夏州,封呂崇茂為夏州刺史。從《舊唐書·地理志》州(郡)縣之興廢沿革,大致可以看出唐朝開國史的戰爭情況。隨著海內削平,唐高祖也隨時并省州縣。據統計,高祖武德時期省并州郡大大超過貞觀前13年,僅膠東在內的河南道,即廢25州66縣(包括曲城縣)。唐高祖省并州縣最早是武德三年(620年),也就是河東戰役結束不久。武德六年(623年)到武德八年(625)是并省州縣高峰期,此期正是在高祖推行均田制前后,在當時條件下,均田也必須并省州縣。

因此,曲成縣的復置,是在唐初“權置州郡”的大環境下,武德四年(621年)“討平綦順”,為了安置降將置萊州時,復置的曲成縣,而撤并時間是武德六年(623年)唐高祖均田省并州縣的高潮期,在這種歷史背景下,曲成最后徹底消失,招遠區域成為掖縣羅峰鎮。

羅峰鎮設立后,治所即今天的招遠縣城,招遠區域的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從曲城向東遷移近30公里,為當時羅峰鎮的中心地帶,亦即今天招遠市的中心地帶。羅峰鎮的命名,是以境內的羅山而來,清顧祖禹《讀史方輿紀要·山東七》登州府下:“又羅山,在縣東二十五里,唐置羅峰鎮,蓋以山名。”有些文獻當中,羅峰鎮又寫作羅山鎮。


(招遠淘金小鎮)


二、羅峰鎮的經濟文化發展

唐朝按照經濟地理等因素,把州(府、郡)和縣分級,州分為輔、雄、望、緊、上、中、下七等,縣分為京(赤)、畿(望)、上、中、中下、下,這種按情況將部分次級行政區特別處理的方法對后世影響頗大,直到今天仍非常常見,如副省級市、省直轄縣級市(比如我們招遠市,雖然也是縣級,但為山東省直轄市,比一般的縣高出半格)。唐時的萊州為中等郡,掖縣為上等縣。而值得一提的是,唐時在州縣分等同時,又對基層鄉級政權進行分等,誕生了中國最早的鎮建置,今天中國基層的鄉鎮設置,基本上沿襲唐朝而來,規模大、人口多、工商業發達的設為鎮,反之則為鄉,雖然鄉和鎮是同一級別,但一般來說鎮比鄉更加發達。

宋·王存等奉敕撰的《元豐九域志》萊州下記掖縣:“望,掖。四鄉,羅山、海倉二鎮,有三山、夜唐山、掖水。”清顧祖禹《讀史方輿紀要》:“招遠縣,府西南百五十里。西至萊州府百七十里。本掖縣地。唐為掖縣之羅峰鎮。宋因之……”這些記載說明,曲城縣廢入掖縣后,原曲城縣地域設為羅峰鎮,當時掖縣有4鄉2鎮,羅峰鎮是其中一個鎮,其經濟和社會發展優于其他4鄉。《元豐九域志》在記鄉鎮時,鎮一一點名,而鄉只寫數量,也說明這個問題。北宋畢仲衍(1040~1082年)于宋神宗元豐元年(1078年)奉命而修的“典故類”歷史文獻——《中書備對》,將羅山鎮和海倉鎮與縣并列記述,也說明當時鎮的經濟發達。

羅峰鎮存續于唐和北宋時期,前后相續508年,見證了大唐帝國的興盛和北宋年間的民族矛盾,最終于南宋紹興元年、金天會九年、劉豫阜昌元年(1131年)結束歷史使命,升而為招遠縣,即今天的招遠市。這一時期,羅峰鎮是山東的主要黃金產區,逐步凸顯了其黃金重地的歷史地位。“天圣中,登萊產金,歲溢數千兩”,其主要產金地即掖縣羅峰鎮。當時,大將潘美奉旨到羅峰鎮督采黃金,開辟了皇家督采黃金的先例,當時創造的堆石砌灶溜槽冶煉技藝,也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我們今天開發的淘金小鎮旅游景區,即是根據這一時期的黃金生產情況設計的。

羅峰鎮存續期間,在文化建設方面也頗值得圈點。招遠境內出土的多件唐三彩,

(羅峰鎮時的唐三彩壺)

反映了唐代中土厚葬之風對膠東地區的影響。北宋羅峰鎮出現的進士王弁和狀元王俊民父子,見證了唐朝開科取士以來,平民百姓通過科舉渠道而成為國家棟梁的歷史進步。

唐朝的羅峰鎮,主要留下了唐王征東的系列傳說,成為招遠地名文化和民間故事文化中的濃重一筆。

其中唐王大軍過境遺跡和地名傳說主要有:架旗山的傳說、藏馬澗的傳說,“走馬嶺”、“飲馬灣”、七十二冢子及琵琶嶺上斷子弦等傳說,今溫泉街道的芮里村村名,更是直接由唐王征東傳說而來。鐵扁擔王常勇救唐王的故事,則反映了招遠人的耿直和見義勇為精神。

宋朝的羅峰鎮,留下的最燦爛的歷史文化,便為煙臺區域內唯一的文狀元王俊民的千古奇聞。北宋嘉祐六年(1061年)羅峰鎮人王俊民狀元及第,雖然中狀元后忽得狂疼,因服藥不當虛脫而逝,年僅27歲,在歷史上沒有留下什么作為,但其事卻被演繹為千古奇聞,世世相傳,在中國科舉文化和戲劇文化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。在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的封建社會,王俊民讀書成狀元的故事,一直對招遠的仕進之風影響頗深。清順治《招遠縣志》序言中提到:“王羅峰起濂、洛、眉山后,弁冕諸君子。不聞當日者,貽首冠蓬山誚。及充南京考試官,竟撤棘騎箕尾,玉樓就記。天上文章固不屑人間塵垢耶?”將其同周敦頤、程顥、程頤、蘇東坡等名人相提并論,稱其文章為天上文章,足以看出修志人員對其崇敬之情。招遠歷史上有狀元坊、魁星樓等建筑,可以看出招遠人對狀元的敬仰與崇拜。

《招遠縣志·陵墓》記載:“狀元王俊民墓,在縣西南三十里聚靈嶺之東。土人云,墓尚有磚,田父牧兒或偶動之,必心病,還其處,乃已。”這一記載,可以看出招遠人民已經將狀元王俊民神化,充滿敬畏之心。王俊民在招遠歷史上留下許多故事和傳說,也留下許多地名,至今,招遠城市道路仍有魁星路、狀元街等稱謂,王俊民墓地附近村莊也因埋了狀元由“莊王頭”改稱為“狀元頭”村。

(四庫全書記載狀元王俊民墓)

三、招遠人的羅峰情結

羅山是招遠的地理標志,是一座燦爛的金山,又是一座充滿仙道色彩仙山,羅峰鎮因羅山而命名,既符合一般的命名習慣,又符合這一地域民眾的心理情結,所以招遠人一直對這個名字情有獨鐘,雖然其只是附在鄰邑的鎮級建置,但招遠人卻將其視為招遠的代稱,延續至今。

清順治本《招遠縣志》“陵墓”中記“宋黑王相公墓”有:“按王德用鄭州人,亦未嘗至羅峰,此何以有墓?”句,明顯以羅峰代指招遠縣。在招遠任職的官吏,也有許多在詩文中以羅峰代指招遠縣,如,清朝邑侯江光“觀風諭”文,內有:“敢云百里羅峰,留召伯他年之樹”句,其“補官羅峰漫成四律留別”詩中有:“我本羅峰舊使君,暫將鳧舄此間分”,不管是詩題還是詩文,都是以羅峰代指招遠縣。邑侯黃學干“彤管錄序”中有“羅峰僻處海隅,壬午冬,余自文山來宰斯邑”句,也以羅峰代指招遠縣。該志跋中:“缺者補之,知伯輿(王基)締姻于晉室(其女為晉梁王妃);遺者拾之,識孟堅(指漢代水利官員王誨,字孟堅)于羅峰”,這兩位歷史人物都發生在“曲成縣”的漢魏時期,而編纂者仍以“羅峰”代之,更說明了招遠人對羅峰的認同。

古人常用地名代指人物,這在封建時代是表尊敬,叫做稱“地望”。如唐代詩人孟浩然是襄陽人,人稱孟襄陽;柳宗元是河東(今山西永濟)人,人稱柳河東;北宋王安石是江西臨川人,人稱王臨川。清順治《招遠縣志》在序言中提到王俊民,就是以其出生地稱之:“王羅峰起濂、洛、眉山后,弁冕諸君子……”里面牽扯到的幾個人物,也都不直呼其名,如濂指創立濂溪學派的周敦頤,洛指洛學創始人程顥、程頤,眉山指眉山人蘇東坡。縣志作者以羅峰代指王俊民,說明其對羅峰鎮的認同。

清乾隆十六年(1752)五月,招遠籍書法家題于西安碑林的“翰墨奇觀”碑,落款“山左羅峰柳云培書”,其“山左”指山東,“羅峰”便指招遠縣。

(清末書法家柳云培西安碑林翰墨奇觀碑,落款山左羅峰柳云培 )

建國初期著名畫家、北京畫院王道遠,自號“羅峰山人”,也說明招遠籍文化人士對羅峰的情有獨鐘。直到當代,仍然不斷有招籍文人以“羅峰”為號。

古往今來,吟誦招遠的詩文中經常見到以“羅峰”代指招遠的例子。如明進士楊觀光《懺牛文》中有“況在羅峰斗大之區……”句;其《贈邑侯張君序》中有“公復拂袖羅峰”句。道光《續修招遠縣志》序言:“歲在丙午,立秋后六日,羅峰后學謹序。”該志《藝文》收錄掖縣進士毛贄詩《金華山》中有“一自羅峰分兩郡,無人訪道來崆峒”句。這些詩文可以體現出來,不管是招遠人,還是鄰縣(如掖縣人),都把羅峰鎮作為縣級建置對待。

羅峰鎮作為行政建置雖然已經消失800多年,但招遠人至今對其念念不忘,清末招遠縣設立過“羅峰書院”,如今招遠縣設有羅峰街道辦事處,城區主要街道命名為羅峰路。羅峰鎮,是招遠人民揮之不去的一種念想,她見證了招遠一個歷史時期的輝煌。

作者:招遠文史公

沒落,只有你看不到!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王者捕鱼官方网站下载
腾讯二人麻将雀神 311山东时时 彩票 极速赛车 通比牛牛游戏在线 精准分时主图指标公式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什么叫后三组选包胆 三公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星星娱乐的博客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真人娱乐网站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北京时时开奖盛源 电子投注单怎么付款 百人炸金花游戏开发